第一百九十五章 骨架

  可能就是这冰冷惊醒了他。言离听到了外围的一些声音,缓缓睁开眼,并不在黑暗中,能看到高处透来的光。

  能照射到这么深的天坑群落中实属不易,不是那么明亮,但以言离如一两人异于常人的视觉来说已经是很清晰了。

  这并非只有一个天坑,天坑底下通着好几处,宽广不一,但全是这种类型的天坑,有些也几乎通到顶上。

  如一也是刚刚醒来,还没摸清附近状况,但醒来时面前景象让她颤抖。

  魔狼死状极为可怖。平白从这地上生长出的一条尖利的石柱子直指正上方,魔狼不偏不倚落到那上头,估计它头重脚轻,竟是头朝下整个插了进去,如今早已没了呼吸动静,面目狰狞。

  “小乖,你什么时候出来的。”言离一睁眼先是黑的,小乖一屁股坐在他脸上。

  “言离哥你醒了,怎么样。我能不能移动你。”如一还趴在言离身上,她才不过醒来几分钟,精神还迷惘不在何处,听到言离声音立马回过神来问道。

  头部勉强能小幅度得转动,言离再看看处境,自己躺在一片极寒无比的水中,怪不得这么冷。

  “滋……”言离疼得呲牙咧嘴,想动,一下撕扯到疼痛的神经,剧烈的触觉流遍全身,愈觉得这水冰凉。稍稍缓解一下后道。

  “如一,我可能断了不少骨头,你一点点挪动我,先离开这冰水。”

  如一猛然起身,因为发觉自己还压着言离。

  “好,我马上,我,我……”话没说完,如一再次晕厥过去,重新倒在言离身上,这一下又压得言离痛心切骨,牙关咬紧。

  她所受的伤和言离不同,更多在精神上面,方才醒来一下意识模糊,自己刺激到她导致用力过猛又晕过去,这也在所无免。

  这可苦了言离,醒着忍受冰寒和刺痛,还半分动弹不了,这还不如不要醒来呢。也只是这么随念一想,言离尝试运行符力与之抵抗。

  “之前我实力好像发生了一丝涨动,现在再试试。”言离想到了这,在身体无法做任何辅助动作的情况下让符力直接在身体里流转锻炼。

  这种方法本质上无不同,只是效果会弱上很多。

  “不行。”言离一丝懊恼,修炼中还是遇到那层阻碍,连想要提升的机会也是一点没有。

  “不能放弃。”反正现在也无事可做,言离坚持这么修炼,倒是能渐渐散发出热量抵消寒冷。

  总不能让憨头憨脑的小乖把自己拉出去吧,言离怕受到更重伤害。小家伙也不打算理会的样子,独自坐在一边像是打坐的姿态势,真不明白它在干什么,眼睛闭上,嘴角偶有液体流出来。

  可能是经过了一个日夜,如一总算有要醒来的迹象。

  “啊呜。”一个让言离看傻了的伸懒腰动作,竟然是如一在这种情况之下做出来的。

  突然间言离就觉得自己还对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明明自己才是最可怜的那个。

  “啊,哥。你怎么还躺在水里,我怎么会睡着了呢?”看清眼前状况如一惊了一瞬,下一秒惊慌失色,脸上现出一抹悔恨。

  “咦,这是什么?”目光定然,如一怔怔定住的样子,看着两个冻住的印红色小块。

  拿出它们到手中,这小块立刻开始融化,原来是冰。继续好奇不解看着这两小块东西,渐渐融化时才看清原来只有表面是冰,里面是两团血。

  两人的气味都是极为灵敏,立刻知晓这分别是两人的血。已经变得干瘪瘪的被吸干了水分,表层的冰好似就是析出的水。

  “如一,这水分析开了我们的血液。”

  “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感到一股阴寒,我们还是远离点的好。”如一点头示意,淅淅冰寒确实感有不详。

  说着如一慢慢动作,不能伤到言离把它移动开这滩水。好不容易到了天坑中角落些的地方。

  通过被移动言离才骇然发现了魔狼的尸体。也见到了它惨死的模样。

  “没想到会是这样。”言离暗自叹息,这魔狼是敌人无疑,但也该是名很好的对手,言离并不庆幸自己和它之间以这种方式决定生死,有种对人时胜之不武的感受。

  “不是还有具尸体落下来了吗,去哪了。”言离猛然想到,在这天坑里看过一圈了也不见踪影。

  “我也不知道。这里什么也没有,另外有几个天坑,总不可能滚那么远吧。”

  这下言离开始捉摸不定此地的安全与否,诡异的事情不止有一俩件,担心蕴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如一,你先不要随意走动,在周围捡点树枝放到我手边上,先把火生起来。”

  如一眨着眼抿嘴点点头,满怀对言离身体状况的关心,照做,火生了起来……

  “如一,要不你还是戴一个储物符器吧,能放些东西也是好的。”曾经言离就这么和如一说过,可她一直不愿意,也没说原因,但此刻却是说了出来。

  如一摇摇头,神光闪烁。“不要,有哥在我身边我不需要戴,除非我离开了,但是我不会的。所以就不需要了。”

  言离被她说了再没有理由去建议,她要如此便如此吧。目光一转,言离意识到了什么。

  小乖还定在那一动不动,想出声叫它。小家伙忽然发出“嗝”的一声,兴奋的样子跳跃起来,活蹦乱跳冲向了那魔狼的死体。

  两人心中默默读出五个字,倍感疑惑与惊异的猜想。“它要做什么?”

  很快答案呈现在众人眼前,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就结束了……

  小家伙径直跑向魔狼,速度如电光火石,猛得一拳打出,砸在串着魔狼的笔直石柱上。断裂后一把抽出,居然开始了对这魔狼的“茹毛饮血。”

  啃食,疯狂得啃食,言离好像饿着它了一样,上窜下跳眨眼间将其吃了个精光,只留下一副缺了个头角的完整骨架,森森白骨锃亮似新。

  言离和如一再次被小乖举动惊吓到,目瞪口呆神色带着一丝惧意。

  “这就是野外各异族之间的事实状况吗?”明明应该是最为正常的事情,真正亲眼目睹,还是难免有些不适应。

  不得不佩服它吃东西的本领,不但把肉吃得精光不剩,竟然连一点骨头也没有咬到。

  这骨架单从外形看,确实尽善尽美,从头骨到脊柱,再到尾骨,线条感流畅,那些锋利特异形状的骨刺,看着心里毛毛的不适。

  言离远远躺在地上,以一种完全在欣赏的目光审视着,陷入了沉思。说不上来像什么,但言离看着它总能有无数的奇思妙想,总能把某样东西和它连接起来。亦或说是觉得它能成为什么东西。

  它的坚硬程度是有目共睹的,杀伤力更是无话可说,稍稍擦到一点也是皮开肉绽血流不止。但可能是不够领悟深刻,冥冥中注定要言离再见识一次……

  忽地上方传来些许摩擦和雪流动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他们这个天坑上方的洞口。

  “铿铿。”声音响亮,是重物硬物打击在岩壁上的声音,两人一兽猛然向上望去,不太清晰的视觉中只分辨出是一根长长的东西,仿佛还带着一些尖锐。

  两人稍加躲避,落到他们头上的几率并不大,因为越往下空间是向四周扩大开去,顶多有些雪顺着淌下可能会到他们面前。

  小乖忽地凭空甩出一拳,先前言离所在位置上的一滩水似猛得被一股风暴掀起。扫清了地面又把笔直落下的尖长物连带着打到隔壁的天坑石壁上。

  尖锐利长的物体不小,深深插进了石壁中,也溅射了那些奇寒无比的水。震得那言离如一以为也是天坑的洞中石块落下,掉在中心,看来是正顶上的。

  “那里高度很低,应该只是这天坑的一个侧洞。”如一立然判断出来,言离也想到了,默认无意识似点点头,因为目光盯着插入墙里的东西看。

  “那就是被任剑斩下的魔狼头骨上的刺,竟然还是染漆了一般深浓,近乎整个全黑。”躺着动弹不得,言离却还心猿意马。

  惊喜附加,言离猜测了那根骨刺可能仍是黑色的原因:魔族使用的力量同来自神符,但它性质全然不同,魔狼在和任剑一击交战时在头角中灌满了这种力量,而被任剑从根部斩下之后力量被封在了这头刺之中,经过了这些时间,只有根部泛白了一点呈现出原本色泽,那说明它的流失很慢。

  言离有理由相信,魔族的力量所附加的骨刺,一定有着更为强大的威力。而这根刺是正常的圆刺,或者说根本就是魔狼的角。它与它身体其他部位皆不相同,猜测也只有它可以做到这样被加注魔族的力量。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把它当做武器来使用,言离像是如梦初醒,突然被点拨了一番,什么都懂了,也什么都想到了。

  “我何不把这副骨架给做成一把巨大的武器呢?”

  转过头又盯着看了良久,额间渗下几滴汗珠,很长时间言离表现出一副孜孜汲汲的样子。方才收回目光,禁闭双眼安静沉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