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落入天坑兽人之梦

  魔狼刚刚匍匐中勉强立起身来,抖落堆积身上的雪,又陷下去。气喘吁吁,身间也有粘稠物流淌,显然也是受了伤,且十分疲惫。

  可那双红眼见到了探出头来的如一和言离,霎时似猛龙过江极力攀附,在积雪严重的地方游动了起来,陷入雪土里一道裂开的雪痕中有只庞然大物极速向着言离他们所在接近过来。

  积雪之深,令两人也都措手不及,一个转身刚要站起就摔个跟头栽在雪堆里。

  魔狼灵智高,游了两下就利用起它身上的骨刺侧着翻滚,言离使下了所有的符力轰出斩万箭山,力量倾注在释如空物的面前,狂暴肆虐的风暴袭来,言离感到体内暴涌出施加在这功法上的风属性,自在有一股风凉畅快之感。

  功法之力爆发,风属性之效汹涌,形成了强大的反冲力,言离如一两人极速退开闪过了魔狼滚来的利刺。

  所剩还有妖力,全然使出铸下一道冰咒之墙,外墙面上长出超越了魔狼骨刺长度的冰柱,对手临危不惧,大口张开,透过冰墙言离隐约感觉不妙。

  魔狼锋芒毕露,竟然到了此刻才展示出它真正能力,全身体色呈现黑红一浪一浪似得往头上汇聚,不知从哪来的金石掷地声锵锵着摩拳擦掌,一团席卷狂舞的束光呲呲震动中就从嘴里喷吐出来。

  冰墙之上立觉有万千刀剑枪石般的打击雷霆万钧,全力铸下的冰墙在缓缓裂开,脚底竟在慢慢塌陷,魔狼已经一击结束索性再次翻滚。

  这一次翻滚被它高高弹起,就要砸下。

  言离和如一在一片无法阻挡的力量面前只觉得身后一轻,魔狼尖锐的刺近在眼前看得人毛骨悚然,深深的寒意中自身失去了重量,竟然开始极速下坠。

  周身几丈宽的地方全然塌陷,厚重的积雪咣咣伴随着石头碎枝滑动,顷然淌下这突然出现的大坑洞。

  如一匆忙操纵起一些枝条,抵在两人身下全力施展出她的能力,可符力已经唯剩不多,所施行为如以指挠沸难以成效。

  洞下漆黑一片不知多深,言离力量尽空无能为力做些什么,只能将如一护在身上,准备迎接冲击。

  明明在急剧下坠,应该很快会掉到底,可时间仿佛变得极为缓慢,看到了同样正在坠落的那魔狼,此时无助地胡乱舞动,四肢抓动想攀住什么,可这巨大坑洞是越往下越宽广的,根本碰不到两边。

  现状之下言离仍想到了原由。他们之前所站地方就是一个天坑的上边,只是表面一层被雪和杂物封化了,在魔狼剧烈的攻击之下这才坍塌下去,可这天坑深度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魔狼无可奈何发了狂四处喷着刚硬无比的攻击,光听得动静了,岩壁上必有一个大洞出现。

  还好能靠着如一勉强控制一下下落速度,以此躲避。躲避中东张西望,言离赫然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毫无反应自由下落,双手双脚悬垂着,瞥见一眼面相,言离判定是具死亡多时的尸体。

  “要到底了。”如一猛地一动要想挣脱开,可言离早有准备死死抓紧了她。

  “不要!”速度没有减下到一个安全的程度,如一所剩最后的符力即刻全释,言离身下树枝“嘣”得折断。

  在他们之前有两个声音先行从地面穿出,一声,是稍晚一点魔狼的可怕悲鸣,传出巨大回响似鬼哭狼嚎。之前一声,应当是最先落地,先前见到的男子尸首,可那声响言离再熟悉不过,正是冰破碎掉的那种清脆声。

  “怎么会是哪种响声?”言离疑惑中毫无头绪,瞬间自己也和如一重重砸落到。前一刻望见身下出现一片波光粼粼的言离稍感欣喜,看见了一滩水,或多或少都能减少冲击。

  “噗。”如一喷出一大口血,她透支了力量,全身都在被一股冲击肆狂得挤压,痛苦之至。

  她没有一丝犹豫与半分收力,如一顿时晕厥过去。在她头枕着的地方,是件黑色暗纹的衣料,上面沾着鲜红色的血,渐渐潮湿,因为这在一滩水中,而且奇冷无比。

  一直都被魔狼追赶,这样的天寒地冻之下其实早该穿上厚实的衣服,可他们到了此时都没有任何机会。

  两人迟迟没有被再被打扰,也迟迟没有任何动静,言离受到的伤要比身上的如一重了太多,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

  溅起的小片水花,离开了这滩水就都渐渐没下,如果始终看着它,你会发现它们都在往一个方向动,仿佛是活的一般。

  两人身上的血流到这滩水里,没有融入,没有汇聚,而是被冻住分隔开去,变成了两个冻住的血块。

  失去了意识的言离总会去到那心中黑暗的环境里,感知得到那叶脉状延伸出去的一个个节点。

  缓缓漂浮着,穿过黑暗寻找光明。有些地方似曾相识,那的节点好似变得明亮了一些。

  亮光强烈一些的地方让周围看得更加清楚,经过此处可以找到一脉分支的端点。摸索它们之间被串连起来的规律。

  每接近一处地方,心情、性情等多方面都会自然发生变化,并不随自己掌控,似在告诉和此处相关的联系。

  无数陌生又像曾几相逢的感觉,凌乱充斥在自己的内心里,走过一遍,自己就有所收获。

  这个空间世界外,小乖忽地跑出来,空间世界内,言离突然被一股力量推着走,来到一片没有一丁点光的位置。

  心中竟是充斥了恐怖的感觉,前方给言离的视觉体感是比黑暗更加阴冷浓烈的颜色。自己仿佛是在这片区域的最外层,触碰了一个最为延伸出来的暗节点。看不到,但感知到了,这的的确确就是。

  不出所料,自己又被带到了一缕光束照耀下的狭小空间内,面前又出现了象征性的东西。之前是九方将军的盔甲,而此刻是一个像兽人断掉的指节。正在被妖艳异红的天光照射着,天边仿若有一个精彩夺目的古怪城堡。

  探索未知,言离有不拔之志,焚舟破釜,不在话下。单手探出,拿起了那地上的半段指节,情绪不由己,但神光坚毅,等待着考验的来临。

  ……

  “啊。”言离奋力喊叫,撼动着手头千斤重的巨石。

  岩石呈黑,手指掰得弯曲,强大之力注于指尖,看起来金石之坚的巨石被手指抠了进去。

  神觉清晰起来,看清自我身上,为一个兽首兽身,兽兽手兽脚人形的兽人。意识中自然知晓自己是一个士兵的身份,早已开启了战斗形态。

  “邬瓦,破掉他们的堡垒。”身边一个个小如鼠的兽人经过,高声喊着他。

  言离这才发现自己是个巨人,脚下暴跳如雷,躁动不安的显得异常兴奋,刹那间抱起巨石凌然旋转一周,势大力沉,将巨石直向高处抛出。

  前面是一座简陋难堪的小城堡,并非言离进来这世界之前看到的那座。小城堡下有个铜墙铁壁般的堡垒,要攻击的对象就是那个。

  “噔……砰砰。”发出的动静像天崩地裂了一般,所有人站在原地剧烈摇晃,摆动了三圈以上要么重新站定,要么就直接摔倒。

  号称铜墙铁壁的堡垒也照样被摧毁。从那里面发出了无数的火力攻击,各种带着火焰的箭矢,不断飞溅的尖锐碎石。

  “好诶,邬瓦厉害,邬瓦邬瓦……”言离被拥护在人群中大声欢呼,他竟然也不自觉害羞起来挠挠头。

  “唰唰。”两声尖锐的利响还未传至耳朵里,两把飞舞的铁剑就被合拢成一把斩切过来。

  邬瓦最引以为傲的手指,被这把铁剑削去了七个。

  “呜啊。”言离口中发出怪叫。十指连心,痛苦非常,狂暴着那头砸着地,爆浆般喷涌出兽人之血。

  “嗦嗦嗦……”飞剑继续舞动,在空中拉出一个回旋,再次凌厉斩向了言离手指,咔咔八个手指全被斩断,他就只有八个。

  ……

  视觉被遮蔽了,全是漆黑,再次亮的时候,又是那妖媚红光,远方又是那壮丽城堡,自己回到了这里,面前又是那个兽人指节。

  “这次不一样,失败以后没有被一股痛击惊醒,而是回到了这里可以选择继续开始的地方。”言离即刻意识到了差别,想来必定是这考验要难上太多,才因此有这类差别。

  “嘶。好冷。”透遍全身的凉意,言离觉得他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