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千钧一发出现奇迹

  好几次都差些被魔狼抓到,又在它眼睁睁的目光之下逃脱。魔狼长时间保持着亢奋,这在无形中加速它力量的消耗。

  不但众人的速度有所减慢,魔狼也是。这当然都看得出来,言离这时才发现自己是魔狼的首要攻击对象,答案十分确定。

  巫啼散月中小乖在睡觉,虽然它很强,强得看不清极限在哪,但言离也绝不可能让它出来冒险一战,更何况睡觉的它是喊不醒的。

  “咦。”小乖身下有什么东西发着光,一翻身东西滚了出来,是赤妖珠。

  圆润的珠子色泽很是透亮,是种淡淡的粉色。言离霎时惊醒,自己为何不拿些宝物去引诱它呢,它不是喜欢这些吗?

  赤妖珠肯定是暂时舍不得,可以扔些没那么重要的啊。

  可言离错了,那魔狼直接将言离扔出的宝物一口吞下,攻击一掌拍开,丝毫没有减慢速度。奔逃的速度这般快,往地上扔的东西也会飘起来,达不到减慢魔狼行动的作用。

  一直都在往东,路越跑越高,脚下开始出现了一些积雪,也有冰块,变得湿滑。望见一片巨大的雪山,两边是难以行进高低不平的杂路,他们只有往这巨大雪山上跑。

  雪山脚下,温度骤然降低,脚下十分湿滑,但不敢丝毫放慢速度,不然魔狼必然追上。

  “哥,把飞剑取出来。”如一终于找到了适合用飞剑的地方。

  “飞剑?”言离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如一说的是什么,一把不太起眼的剑,中规中矩,赫然出现在手上。

  “给。”如一接过,毫不迟疑扔向高空,抓起言离伸出的手臂一跃,稳稳落在已经漂浮在空的剑上。

  如一的选择无疑极为明智,跑着上山会耗费太多力气,魔狼那庞大的身躯显然更有优势。两人站到剑身上飞上山去,明显轻松不少。

  果不其然,众人一到上坡速度慢了很多,魔狼大步一跃一跳的,身上骨刺刮得空气“呼呼”地响,很快就要追上。

  两人先到的山顶。“这是个有利机会,或许能把它击落山下去。”

  言离和如一停在山顶得以喘息,恢复一下尝试发动攻击。

  何泽再次掏出那个药瓶,一股脑全倒进了嘴里。额头上大汗蹭蹭直冒,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

  这药看起来确有激发的作用,何泽三步并两,竟是比平地上跑得都快,在最前面到达了山顶。

  “帮他们。”言离出声提醒,想着他队员还在下面,应该会出手吧。

  奈何何泽他全然不予理会,只顾着自己逃命,径直继续往前跑,就要跃下山去。

  言离暗自微叹。“算了,这样的人也不用去指望了,野外危机四伏,就算他能活下来,也很难回去陇蓝城了。”

  境况是被迫到的此,言离要为陇蓝城做的事情到此也可以算是完成了。当前必须要考虑的是自己和如一如何脱险。另外任剑,也不能不管,不知他如何想,至少言离想交他这个朋友。

  来不及多想,就在眼前发生的景象彻底扯过了思绪。下方十七犬队的队员一个个被魔狼斩杀,一人直接被踩在脚下成了肉饼。

  他们越来越近,强如任剑也难以脱离魔狼的追赶,大难当头,被迫使出全力。

  “你这魔物,我今日大不了和你同归于尽。”

  “万艳切罗。”

  任剑的整个上身闪烁,下身变得虚幻无影,刀鞘放置下身,赤红的钢剑贴于上身。既不真实,又不明显的虚幻浮影渐渐在他身前形成。

  四面八方射出数以万计的灿白光泽,周身雪白的山上像是印上了五颜六色的光源。光耀之上也变换出多种极致的色彩。

  “今日我要见上一见,你这魔物知不知道疼。”

  任剑双眸犀利,动了真格。这是他最强的一招,将灌注全身符力,如果还不能给予魔物重伤,那他将无任何抵抗之力。

  孤注一掷,幻剑带着刺目的光缓缓升起,任剑的下身幻化成一种接近全黑的深褐色,忽而开始吸收着外面的耀光。

  那魔物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镇住,身体动作放慢了一大截。

  任剑身上每吸收一点光,那被彩光照射下的钢剑就升起,连带着扩大一圈。剑身悄然被卷上了一团焰火。

  骤然那魔狼狂奔起跳跃了上来,任剑猛迈一步,已经扩大成巨形的剑瞬间恢复到原来大小,感觉经过了某种炼化一般。

  “劈。”任剑去抓住了头上的剑柄,凌然之势势如破竹炸起层层气响,剑刃末端都拖出长长尾梢,神觉中就要没入魔狼身体。

  许是意识到这一下断无闪躲可能,魔狼也并不惧怕,头上最为显眼的骨刺霎时被黑色覆盖,灌注了它狂暴如注的魔族之力。

  这似两把剑全力相撞,必然有一者要被斩断。听得魔狼低沉悲鸣的痛叫声,头上的骨刺直接被从根部斩下,插入土中黑色微弱消退。

  吃痛之时魔狼奋力扭动身躯,用他全身的骨刺去抵消剑身的余力。坚硬如斯,任剑以符力驭剑,剑身等同于他本身,一时气息断裂,赤红钢剑的剑身粉碎,他口中鲜血喷吐,狂涌不止。

  魔物站定一时,头上最为重要的角失去了,它也很是难过,在此刻就转为愤怒。脚边的雪被突然推散,再次高高跃起,就要用身体扎向倒在地上的任剑。

  言离和如一终于有机会出击,瞬时立起了五道冰墙,挡住魔狼,如一扔出一些小型利器,以极快速度穿插入场往魔狼眼睛里钻。

  任剑没有行动的力气,顺着山坡正在往下滚。言离他们已经做了努力,可真的在这强大恐怖的魔狼面前不堪一击。

  冰墙又被几下拍碎,那骨刺太过厉害,魔狼一动如一的小型利器也没了杀伤之力。它直接用后脚上生出的刺插入任剑胸膛,自上而下顺势一甩,重伤不知死活的任剑被直接甩上了山顶。

  此刻言离和如一成了被它锁定的目标,这魔物当真嗜杀成性,非要终结掉他们所有人。

  “快跑。”言离如一互拉着手夺命奔逃,背后粗重的喘息声时刻像就在耳边,时刻提醒他们危险的来临。

  不能回头,拼尽全力得跑,上气不接下气,身体的疲惫接近随时就要摔倒的极限。反观魔狼也状态不佳,冰咒还是起了作用的,本来如果没有任剑全力相搏,这魔族在力量释放时刻就能清除掉,现在则没机会了。

  在当前之际言离竟然是感觉到了身体莫大的变化。

  差点惊呼出声。“可是,在这时候?”

  久违,言离此前符力一直停滞不前,每次修炼都无法冲破一层阻碍,一度让他百愁莫展。可现在,实力等阶涨动了,虽然很小,但这感觉异样真切。

  这种时候的实力增长给言离带去了力量,脚下一快,拉着如一刹那间急行几步,同时又使出迷忘步,拉开了与那魔物之间的距离。这下坡对他们大有好处。

  魔狼见到这一幕气得癫狂,不断发出怒吼,声响在山间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