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魔狼的追击

  “放!”如一将两旁一堆散石操控升起,声示两人。

  一道红光闪烁,任剑凌然跃起,剑身忽就放大一圈。脱手将出现的大剑悬于空中,那幻像红得逼真,手中红剑才为真剑。大幅后仰,力拔山河之势从天斩地,将天空幻剑劈成两半,溅射出星火猛然冲出向着那魔狼脚下斩去。

  言离像抽丝剥茧一般,将一条细小火焰缠成的圈套住剑柄,极射直接甩出。

  时机,位置,三人保持一致,魔狼踩下的脚剧烈一抖,三人攻击打中了它脚上长出的骨刺。一大堆石块的阻碍,大剑锋利刚硬的力度,贴满爆炸道符零件产生的冲击。

  三道力量施加之下必有乱流,魔狼脚下的骨刺也丝毫没有弯折抵挡着,狰狞面目此刻亮起猩红之眼。可它没有抵消掉三人合力一击。

  魔狼饱受波及翻了个滚,又没站稳摔趴在地上,起来嘴边还粘着泥,甩甩头继续追上来,顺便随手抓起脚边的石头就砸过来。

  “躲开。”任剑大声厉喝,这石块外包围了它魔族的力量,绝对非同寻常。

  三人赶忙闪开,一个凌空起跳后的前翻滚立刻站起继续加速脚下进程。

  对魔狼速度的影响极为有限,这果然激怒了它,让它更为疯狂,一副野蛮冲撞的架势,完全不被沿路的树木和石块所阻挡。

  见它这副样子,谁也无法再保证发动攻击能阻拦它,说不定还反而要被它追上。

  “怎么样,还要打吗?”言离惊魂未定,忧心喊着问任剑,征求他的意见,他才是这个队伍的决策者。

  “无效的攻击只会减慢我们自己的速度,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究竟能跑多快。”任剑果真一点不慌,教官就有个教官的样子,鼓舞人心,激励自己。

  众人跑过的地面只留下浅浅脚印,而后魔狼追来,经过的地面霎时千疮百孔,留下了一条显而易见的浓烈痕迹。

  周围散石,树木残枝凌乱飞舞,扬起一片沙土。如此大的动静,怕是已经赶走了这一路上所有的兽妖异族。

  因此,这跑的一路才都没有遇上阻碍,但这只限于异族的阻碍。带头的何泽还算有脑子,往一些窄小的地方跑,能最大限度阻挡到魔狼巨大的身形。

  其实任剑和言离他们也都想过分散跑,但就凭十七犬队那几个人,和他们分散以后在这样的野外也都已经难以存活,每个人身上都有伤,可能跑着跑着就会流血过多倒下。

  别看只是再跑,所有人基本都是使出了全力,这样状态下符力消耗极快。

  十七犬队毕竟平时懒散惯了,一时受惊猛跑一通,现在体力不支速度有些放缓,已经和后面三人跑在一条线上。

  “来,吃下红心丹。”何泽奔逃出掏出一个药瓶,取出药互相递到了每人手上,他们纷纷咽下。

  “任先生。”这枚丹药传递到任剑手上,他一捏便化作齑粉,顺着风吹散向身后去。

  “还有这等禁药,何泽你果真有问题,如此贪生怕死,罔为我大都之威武部队。”何泽清楚这丹药为何物,怒不可遏说出这些话。

  这红心丹为全界域都禁止的药物,由凶戾的兽族皮肉鲜血炼出,再添加到寻常丹药之上。吃下后将会受很大戾气影响,一时得到特殊的力量提升,但对人身体心性都危害极大。

  “我说任先生啊,什么时候了,大家可能都得死了,你还管是什么东西啊。你说董大人是不是有病,要我们来猎杀魔族,可能吗?”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是在侮辱董大人吗?”此刻的争吵极不理智,任剑因为董大人的关系才发的如此大怒。

  “怎么,你想治我啊,看是谁有命活下来再说吧。”何泽好似也破罐子破摔了,索性与任剑对着干,但其小眼睛咕噜咕噜转着,一看就在动什么歪主意。

  “撤。”任剑,言离和如一三人几乎同时喊出,因为他们都见到了何泽扔出一团冒着烟气的竹筒,正在前面三人要跑过去的地方。

  一道短平快的简单远程功法立刻射出,炸碎了他扔出的竹筒,里面装着能瞬间弥漫出黑烟的大量燃烧物质。三人一闪因此速度减慢了半分,再次落到后头成了被狼魔追击的首要对象。

  “我必须让冰咒命中它。”强烈的危险感缠绕,言离认定再不反击要被它骨刺撕碎。他猛然道。

  “跨过前面大石,如一准备帮我。”

  如一心领神会,颔首微笑,既是相信,也是给予肯定。

  任剑趁着间隙斩出几道有着霸道气息的剑气斩击,魔狼抬起脚掌来直接用骨刺打碎,“纭鼻宕嗟纳簦庥傲魃⑵Ю茄劬铮堑盟UQ郏婺亢盟票涞妹髁烈恍

  三人同时跨过前面一整块半丈高宽的巨石,任剑一跃到了最前面,如一其后,而言离跨过巨石后身体灵巧一缩,靠着挡住魔狼的视线在巨石背后积蓄力量,手心点点蓝色光芒就要绽放。

  如一催动能力,巨石摇摆着动荡起来,魔狼才不管你使什么诡计,横冲直撞跳起一脚就要踩到巨石之上。

  将巨石一抬,魔狼借力跳得愈发高了,这就这时……

  “冰咒。穿刺!”言离石破惊天的怒吼,灌输了庞大的妖力释放出这一击。

  百十千发冰刺逐一生成在一根根冰柱之中,隐蔽蹲下在石块后的言离猛然向着头上爆薄而出。瞄准一个点,避开坚硬的骨刺,全部打在了那魔狼的侧腹。

  这魔狼没有皮毛,白色的肉质渐渐破开一点血口,具有极强穿刺性的冰咒深入半分,直至全数打完,才见到它侧腹处渗下一小点白色的液体,应当是其血液没错了。

  刚释放出的这一击后言离拔腿就跑,如一始终和言离保持一个触手可及的距离,保护他,也在保护自己。

  嘴角凛冽一笑,言离阴冷想到,这魔狼可能会中了冰咒的效果。意识,行动将会越来越迟缓,最后体内血液被彻底冻住而死。

  的确,言离至今遇到的对手从没有中了冰咒能自己解除的。这也让言离对其更为自信,认为冰咒就一定会发挥效果。

  可妖力在魔族面前是何其不堪,能真正杀伤魔族的妖技又必须要修炼到何等高度。

  魔狼被这偷袭打了个措手不及,仰天发出一声凄厉嘶吼,显然更为愤怒,双目的红色变深了,愈发妖异诡秘起来,自己往侧腹一咬,一点被冻上的血就被逼了出来,轻轻舔舐了几下伤口,陡然加到一个更为可怕的速度追了上来,空气中蕴含着杀戮的味道。

  “它之前是在玩我们!”脑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它显然可以有更快的速度追上众人,此前却一直保持着距离,而此刻被彻底激怒,显然就不打算藏藏掖掖了。

  魔族的心思缜密让言离叹为观止。再去吝啬符力就只有死路可走了。不再犹豫。

  “观卦阵。”言离所修习的第一门古老的道系功法,当时可是极为顺利得就学会了,这是首秀,还不知效果如何,言离决定冒险一试。

  双步一踏,言离一个后仰高高翻身而起,穿行轨迹之后现出一个个庞大泛着绿光的大型古老刀币,一看便知是符力凝成的幻体。

  它们一出现堪堪掉落在地上,一落下就如巍峨的山川一样屹立不动。

  五指成拳,双手合拢,言离又是召出一排和先前刀币形状有差,但也同属刀币的幻体。

  先前的叫做磬折刀,这一排叫做圆折刀。每一个都有二个人叠起来那般高。一手拍磬折刀,另一拳轰圆折刀,两排古刀币盘沿转形,围成一圈似个阵法,将魔狼包在中心快速转动。

  它神光诡异,直立起身东张西望,看得七荤八素。顿然凝滞,刹得缩紧,那魔狼冲撞两下竟是没有把阵法破开。

  言离自己也惊讶这观卦阵的强度,但他更愿相信是一种这功法中的特性克制了魔狼。

  “跑。”言离喝声喊道。

  因为光是观卦阵被攻击,言离保持它的符力消耗就很大了。散影流锻录运转起来,这是言离的优势,只要不受伤,就能始终有逃跑的一份力气。

  任剑先行奔跑出去其在追赶那十七犬队,要他们帮忙战斗。如一听从言离猛踏脚步,望着前方有无能适合她去使用御剑飞行的地方。

  终于那魔狼蓄满了力量要猛扑破开刀币阵法,言离撤手一挥观卦阵消失让魔狼扑了个空。

  逃离的三人呈了一条直线,言离冰咒的效果还是存在,或多或少让魔狼出现了症状,速度减弱之下,在平地上众人还能坚持跑一会不被追赶到。

  不知道跑了多远多久,至少也该有几个时辰,都是在咬牙坚持,十七犬队吃了那丹药跑了这么久后浑身虚汗,眼看不太能坚持多久了。

  魔狼也发出粗重的喘息,但它情况显然好过这的任何人。可能它真的已经失去理智,只想把这群追赶的人撕碎。

  任剑一直在后面想逼迫何泽他们发动骚扰的袭击,至少也能稍加阻止一下魔狼,给其余人一点喘息机会。但都被他扔出不少诡异的玩物被迫远离开一段距离。耐性在减少,任剑还要兼顾后方。

  三人轮流攻击,对渺茫前路心存忌惮,这场追逐与逃亡,何时才能遇到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