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赤红的钢剑

  任剑和言离如一他们三人去追赶已经跑远的队伍,望见远处皮二战斗过地方的黑气已经遮云蔽日,动荡回转,曲折缭绕。

  可能那个人已经不是人,还有着声音从那地一直传到这里,杂乱无章,发生着什么无从判断。

  感到自己还未脱离危险的众人只能继续跑,不时转头望一眼身后之景,所有人认为,他必死无疑了。

  其实现在逃跑的方向并不是任剑想的,因为带头的是十七犬队的其余队员,他们只想脱离危险,而对他们来说安全的地方就是陇蓝城,所以现在是在往回跑。

  此刻任剑也只情况危机,不会去怪罪他们,想着之后再商议绕行,去找魔族踪迹的事情绝无可能放弃。

  想的当然很好,可是,事情变化往往都会超脱离所有人的预想,前头逃跑的十七犬队,遇到了拦路的家伙,而那家伙,竟然正是他们所要找寻的魔族,一头白色,全身长满骨刺的狼。

  “怎么可能,它会出现在我们后面。老大,现在怎么办。”

  “它肯定被我们动静吸引了,你说能怎么办,找跳路跑啊。”

  “完了,妈呀,还没脱离一个鬼怪,又撞见了这魔物,难道我们今日真的要死在这了吗。”

  那魔狼还没有注视着这些人,只是远远在观望,才没有让这些惧怕它的人魂飞魄散,但也已经栗栗危惧,双腿发抖。

  追上来的三人远远就发现了队伍停滞不动,目光向远一点的山坡上看去,惊心眩目。这么近距离之下看清了这魔物,第一感觉竟是种浑然天成的美感。

  此时它没有直立站起,浑身的毛发并非纯粹,还有一块块灰色的斑纹。庞然大物身如狼形,此时它动了,缓步向众人走来。任剑未下指令,立定不动分毫,其余等人看出了用意,也都一动不动。

  言离又隐约觉得它的目标是自己,难道是他身上宝物太多被它感觉出来。

  经过上次,已经能确定它是喜欢宝物的,而言离巫啼散月中宝物无数,有很大可能就是吸引它的原因。

  背脊,腹部,脚掌,尾巴,额头。哪都是他长出身体之外的骨刺,几处地方犹是密集。且看去像刀剑一样锋利,森森寒冷,凛冽冰人。

  这显得魔狼异常凶悍,如此可怕的魔族可能任剑都是第一次见,十七犬队几个人想跑,却是生生动不起来。

  “不对,它好像没注意到我们,正在看远处那团黑气。”如一轻声和耳旁的言离道。

  言离默认,他看到的也是这样,心中却愈发慌。

  终于,大步缓缓迈到众人身边的魔族近得经过众人身边,没有特被的举动,眼神始终目视远方,仿佛心中只有对那团黑气的心生好奇。

  “这样继续走,不要管我们,当我们不存在。”一些人心中已经升起诸如此类的念头,反抗,逃跑,在这一刻变得软弱无助,想都不想。

  “它怎么可能如此平白无故有这等举动。”脑海中恐怖如斯跳出这想法。言离紧张至极,并不敢随意积攒出符力做准备,但对它的戒备是半点没有少的。

  可是它又动了,继续迈了两步向前,有点渐渐脱离开众人所在之处的意思。

  十七犬队众人暗暗叹下一口气,好像放松了下来,目光稍稍离开了这魔狼一下想去看看别人。

  在这时,唯有任剑,如一和言离三者反应过来,站得最近的他们相互拉着后退,言离瞬时制造出冰墙挡在三人身前。

  这魔狼骤然回头进攻的时机选的恰到好处,原来它先前对众人的漠视全是装出来的。

  这是头贪心的家伙,想凭借它的偷袭一次性把所有人解决。将目标锁定在言离身上的同时,在疾步中稍加偏离一些,利用它布满全身的骨刺要把任剑和如一也都划伤,甩尾中更是处理到聚集在一块的十三个人。

  不过它的计算失败了,言离的冰墙碎裂,三人并未受伤撤开身位。势如破竹的威力,魔狼的力量与言离释放得妖力发生碰撞,居然让言离手间都感受到了可怕。

  这可以一直都在进步强化过的冰咒之墙,只是被这看起来轻巧的骨刺一划就破成了碎块。

  言离方才发现了它身间骨刺的与众不同。并非寻常认知中的圆刺,而是像一把把锐利的剑条长身贴在一起围成了个圈,一根骨刺有绕上一圈的剑刃,相隔之间留有空隙,各个角度都会有明锐的刀口。

  根本来不及接收到冰墙碎裂警示的十七犬队众人可就遭了殃,凶戾的骨刺无情穿进几人的身体,顷刻间鲜血横流,稍有些实力或者运气好的几名队员,也几乎都被骨刺给刮到,重伤,亦或血流不止。

  一瞬间的非死即伤,任剑看在了眼里,他们可是出来要将这头魔族给猎杀带回去的,此刻他是主心骨,他的态度也决定了言离和如一的态度。

  第一次见识任剑的佩剑出鞘,上一次他战掉何泽手指的动作太快什么都没看清。他抵挡下了魔狼打碎冰咒之墙后的余力,剑刃斜劈而出,未使上全劲,表面上不见什么,其实手臂也被震得生疼。

  猎杀的决心,任剑有,但隐隐力不从心,这只魔族的真正力量怕是超过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出击。”任剑决定战斗一把,至少如果能伤到魔狼,之后再要跑也是对他们极为有利。

  任剑手持着一柄赤红的钢剑,这剑身铸造之时不知加入了何物,呈现出这等赤色深红的妖异色泽。

  剑刃朝上,他平举胸前散动符力,淡红的光似直刃捅出的利剑散布到周身,聚成的一圈只有半透明剑形的虚剑,足足有百口。

  手心中舞动缭乱眼花的动作光影流转,刺耳摩擦的密集响声,又有敲打的咚咚震音,百口剑按着一副阵型图景逐一射出,蹭蹭全都打在了背脊最为密集的骨刺之上。

  任剑先是试了硬度,结果让他不敢相信。百口虚剑未伤及魔狼骨刺分毫,皮肉之上也未见血。

  躁动狂暴的魔狼紧接着站立起来,如同人的动作一致挥出带刺的一拳。

  任剑闪动身形,平向旋转和魔狼绕着圈子,要特别注意躲避那一根根利刺,一连串的残影霎时出现。

  魔狼攻击动作灵活的任剑,转到面对言离和如一的方向,言离一记带火的拳头轰了出去,火焰滚滚,接连打出,热浪面向魔狼扑面袭来。

  一条灵活的大尾巴随着屁股扭动轻易打散,像是在讽刺着言离。

  任剑的攻击打上去至少还嗤嗤有声,而言离的耀火天丛全然就只是呜咽闷响,像入了水里瞬时湮灭掉了。

  “跑,我们不是它的对手。”任剑终于下令,他看透了情形,自己这些人根本不会是这头魔狼的对手,它比一般的魔族还要厉害很多。

  而那十七犬队还能活着跑起来的,早已开始逃亡,一边留意着身后魔狼有没有追过来,一边去看前方有没有那只百孚鬼王的身影,努力偏离着方向,断不能被两只怪物包围起来。

  三个人依旧站到一起,逃跑时不忘队形,这样才能互相保护,最为稳妥。任剑当然可以有更快的速度,但他不是那种会抛弃队友之人,这个队伍的领导者,必然要负起责任。

  此时已经无关谁在乎谁的性命,十七犬队还剩下五个人,其余的被留下了,那些人必然没有救,魔狼就算不去管他们也会失血过多而死。五个人虽然跑在一起,也都是各自逃命,稍有迟疑随时都可能命丧当场。

  这只嗜杀成性的魔狼怕是不会放过那留存一点气息的人。众人跑开一段距离以后才等来他追击的身形。

  但这之间只有短短的时刻,做不到真正拖延到它。顷刻已出现在偏头能望见得余光中。

  “它速度果真也这般迅捷!”